移动版

圣济堂及有关责任人被通报批评!去年巨亏超17亿业绩遭遇“过山车”,旗下子公司还被曝牵涉受贿案

发布时间:2020-05-12 10:21    来源媒体:和讯

5月12日,上交所下发了关于对贵州圣济堂(600227)(600227,股吧)医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

圣济堂及有关责任人被通报批评!去年巨亏超17亿业绩遭遇“过山车”,旗下子公司还被曝牵涉受贿案

经查明,2014 年 11 月 10 日、11 月 26 日,贵州圣济堂医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分别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拟向控股股东提供贷款担保的议案》并披露,同意公司为原控股股东暨现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赤天化集团)向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赤水支行(以下简称农发行赤水支行)申请的 5.5 亿元贷款提供短期过渡性信用担保,担保金额占公司上一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5.91%,担保期不超过 1 年。2014 年 11 月 27 日,公司与农发行赤水支行签订《保证合同》,合同约定的实际保证期间自 2014年 11 月 28 日起至 2021 年 11 月 27 日止,与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担保期间不一致。但直至 2019 年 11 月 2 日,经监管督促后,公司才进行核查并在临时公告中披露上述实际担保合同内容。2019 年 11 月 30 日,公司公告称,赤天化集团与农发行赤水支行签订《抵押合同》,同时解除上述《保证合同》,公司不再对上述贷款承担担保义务。

圣济堂及有关责任人被通报批评!去年巨亏超17亿业绩遭遇“过山车”,旗下子公司还被曝牵涉受贿案

公司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实际期限超过前期经股东大会审议并披露的期限,相关超期担保未履行审议程序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公司为关联方向银行贷款承担担保义务实际长达 5 年,远远超出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不超过 1 年的担保期限。

公司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以下简称《股票上市规则》)第 2.1 条、第 2.3 条、第 10.2.4 条、第 10.2.6 条等有关规定。赤天化集团在公司审议通过为其提供 1 年期担保并公告的情况下,违规接受公司远超股东大会审议担保期限的关联担保。上述行为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第 1.4 条、第 2.1 条,《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行为指引》第1.4 条、第 1.5 条、第 2.4 条等有关规定。公司时任董事长周俊生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时任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吴善华作为公司财务管理、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均未能勤勉尽责,对公司上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第 2.2 条、第3.1.4 条和第 3.2.2 条等有关规定及其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及承诺书》中做出的承诺。

上交所对贵州圣济堂医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时任董事长周俊生、时任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吴善华予以通报批评。

去年巨亏超17亿业绩遭遇“过山车”

4月29日,圣济堂发布了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1-12月实现营业收入20.26亿元,同比下降16.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10亿元,同比下降966.43%,化学制药行业已披露年报个股的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0.05%;公司每股收益为-1.01元。

圣济堂及有关责任人被通报批评!去年巨亏超17亿业绩遭遇“过山车”,旗下子公司还被曝牵涉受贿案

资料显示,圣济堂前身是上市公司“赤天化”。2014年,圣济堂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赤天化母公司股份,从而间接控制赤天化。2016年,赤天化发行股份购买圣济堂制药,在现有化肥化工业务的基础上新增了医药制药业务。2018年,上市公司名称变更为“圣济堂”,同时,当年净利润创近十年最高值达1.97亿元,同比增长437.51%。

然而,好业绩仅维持了一年,2019年业绩开始直线下滑,巨亏超17亿。圣济堂业绩发布业绩预告时曾称,受产能过剩、下游需求疲软等不利因素影响,公司主导产品尿素、甲醇的平均销售价格较2018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同时,公司对“煤头”生产装置及其相关资产计提了资产减值准备16.49亿元,导致公司化工业务净利润由盈转亏。

近日圣济堂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285,656,270.32元,同比下滑32.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857,172.13元,较上年同期亏损程度有所减少。

据了解,本报告期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32.53%,主要是疫情和桐梓化工大修停车导致销售量下滑所致。营业成本较上年同期减少43.67%,主要是疫情和桐梓化工大修停车导致销售量下滑所致。

圣济堂制药卷入受贿案,涉案金额3万元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原贵州省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副处长(主持工作)、药品(药品化妆品)注册处处长罗志受贿案的《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圣济子公司贵州圣济堂制药有限公司(“圣济堂制药”)牵扯其中,涉案金额3万元。

上述裁定书显示,被告人罗志在担任贵州省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副处长(主持工作)、药品(药品化妆品)注册处处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单独、伙同他人为相关企业谋取利益,并收受相关企业的好处费。其中,罗志单独受贿人民币181.6万元,

而在罗志单独受贿的这181.6万元中,圣济堂制药涉及金额3万元。

裁定文书显示,2008年至2017年,被告人罗志利用其职务便利,在处室相关业务中为多家医药企业谋取利益,并收受该部分企业以拜年或拜节名义给予的好处费,其中包括收受圣济堂制药高敏红人民币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剥离化工业务还曾遭到上交所的问询,详情请参阅《圣济堂剥离化工业务拷问:出售桐梓化工是否损害公司利益?被曝牵涉受贿案的医药业务经营能力能否增强?》一文。

(责任编辑:邵晓慧 )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